服务电话:133921763

04949.com我的入市之道(六)

发表时间: 2019-10-08

  2001年1月13日,吴敬琏在央视《对话》栏目谈股市说,“中国股市很像一个赌场,甚至连赌场都不如。”

  春节后一上班,我召集编前会就此讨论,决定派记者马腾采访吴敬琏。吴未接受,我们便在20日出版的《证券市场周刊》上刊发采访提纲,提问吴老,也是提问股市建言者。

  次日,《对话》栏目采访我,我亮明个人观点:“对股市乃至经济现象应多做价值判断,少做道德判断。”节目播出时加进张维迎、盛洪等大牌经济学家的批驳,我成了被批驳的少数。几天后,《北京青年报》整版跟进报道,将吴敬琏大照片放在左上角,将方泉的小照片放到右下角,突出大黑体耸人听闻的标题。显然,我被这两大媒体包装成偏负面的少数派角色。

  韩志国看不下去了,他联合厉以宁、董辅礽、萧灼基、吴晓求召开媒体见面会。大家纷纷对吴敬琏的三个核心观点提出反驳:第一,吴认为股市像赌场。他们认为,股市提高资源优化配置效率,进而对提高财富创造能力有重要作用,不能与“零和交易”的赌场相提并论;第二,吴说全民炒股。他们说中国只有5%的人口参与股市,美国达人口的25%;第三,吴认为市盈率过高投机过度。他们认为,市盈率高低是市场的自由选择,投机是否过度没有恒定标准。

  五大经济学家发声,掀起了更大范围的媒体辩论,美国《华尔街日报》,英国《金融时报》等境外媒体也参与进来。

  这期间,在中金公司供职的海归经济学家许小年,发表了更辛辣的观点:“中国股市问题太多,必须推倒重来,不跌到1000点干净不了!”

  这场大辩论实质上是对股市过去十年的检讨,也是对未来发展路径的争议。是推倒重来,还是边发展边规范?

  一个月后,两会闭幕记者招待会,法国记者提问对这场辩论和股市的态度。总理说:“我对中国股市的状况不做任何评论。我们既定的方针,就是要加强证券市场的法制、规范、监管、自律。”

  虽然猝不及防地被推上舆论的风口浪尖,方泉依然感到欣慰。毕竟是在中国股市历史进程的重要节点上使出了一把子力。公说公的理婆说婆的理,但归根结底,发展才是硬道理。

  1998年4月成立的十大公募基金,在庄家横行的行情中并不显山露水。但,随着庄股纷纷崩塌,公募基金水到渠成地成为市场主力,其甫一诞生就被赋予的“稳定市场作用”开始为人瞩目。

  上交所监察部员工赵瑜纲,选取1999年8月9日至2000年4月28日间,十家公募基金22个产品交易汇总数据,进行研究,发现公募基金存在不少违规操作。相关报告5月写成,为此他因“将内部信息外泄”而受到严重警告处分。

  《财经》杂志遂以通俗语言,编辑成10月刊的封面文章《基金黑幕》。“黑幕”主要是四个方面:一是没有发挥稳定市场作用;二是对倒制造虚假成交;三是同一公司旗下的不同产品,约定价格、数量和时间倒仓,操纵市场;四是存在与其他机构联手操作的现象。

  嘴炮轰在媒体上,证监会悄悄调查。2001年3月,调查结果公布:八家公募存在不同程度的违规行为。然而,同时被媒体广泛关注的还有另一件事:嘉实基金高管变动。

  《基金黑幕》文章发表前几日,嘉实基金高管会上,董事王少华建议总经理洪磊参与一只朋友推荐的股票,洪磊拒绝并发生争吵。洪磊遂以公司名义提请证监会审查王少华的董事资格。证监会尚未答复,三天后王少华获董事长授权,主持召开嘉实基金董事会,通过了罢免洪磊总经理的决议。

  2001年6月,洪磊被任命为证监会基金部副主任。洪磊在此任连干11年,其间主任三次变动。

  2007年9月,华安基金总经理韩方河因受贿和操纵市场罪获刑18年,2009年上投摩根基金经理唐建、融通基金经理张野因老鼠仓被处罚……接下来几年总有基金经理排进这个“黑幕”榜:李旭利、许春茂、郑拓、陈志民、吕琪、马乐……

  2001年8月2日,黄昏。我理发时接到上海老H电话:“你们那个《财经》说银广夏是陷阱……”

  说“你们”,是因为我主编的《证券市场周刊》与《财经》杂志同属联办主办。此前,《财经》质疑银广夏的高增长,我还安排他们采访银广夏总裁李友强。彼时,我确信银广夏是不可多得的新蓝筹股。

  2000年6月,与京城七八家媒体去银广夏联合考察,我为他们治理沙漠发展现代农业深深感动。更惊叹的,是这么个西部企业还有专营麻黄素生产的资质,还有突破技术瓶颈的卵磷脂业务——这两项正在成为主营业务,使得公司业绩突飞猛进增长。难怪银广夏股票从“5·19”行情时启动已涨了四倍。

  我开始买入银广夏。其后,中报高增长我追加,年报持续增长我索性满仓。主力大户老H说:“买银广夏就像投身中国革命,先知先觉,后知后觉,不知不觉。啥时都对。”

  我坚信银广夏高增长,还因为它“政治过硬”。它是农业部树立的模范企业,中央七常委六人来视察过。他们岂敢欺骗?

  他们还真的就敢。《财经》揭露银广夏出口报关单是伪造……弥天大谎大白于天下。

  8月6日一大早,联办上级主管单位国务院体改办主任突然来检查工作,对《财经》的报道表示赞许,还半开玩笑地说:“你们两本杂志还做对冲呢,据说你们周刊的主编跟银广夏公司过往甚密。”下午两点,联办召开中层干部会,传达上级领导讲话精神,同时宣布免去方泉主编职务。

  因为是深圳第二大市值股票,因为“政治过硬”广为人知, 银广夏事件的严重性无以复加,极度挫伤市场信心。04949.com,造假的责任人很快就被绳之以法,但蒙在鼓里的广大投资人呢?大到中经开、大成基金等十几家重仓机构,小到方泉这些无辜散户,遭受了14个跌停的劫难!

  不久后,中经开另一重仓股东方电子也因财务造假而崩溃,2002年6月中经开被关闭,总经理姜继增被捕入狱。大成基金高管撤换。倾家荡产的上海老H,几年后也因还不上债被河南警方跨省抓捕。

  方泉呢?财富归零,赋闲在家。混迹股市,方泉也是要还的。但孤苦难耐,我开始爬山,遍爬名山大川,最终于2013年5月登顶珠峰。

  半年后复职,《证券市场周刊》全面改版,主要做事件报道和专业分析,不再做股评。

  2004年11月,证监会发行部发审委副处长王小石被检察官带走,一年后因受贿罪获刑13年。

  王小石其实没啥实权,主要工作就是组织发审会议,端茶递水做记录。但,发审委(股票发行审核委员会)却决定着一家公司股票能不能发行。2000年股票发行由审批制改为核准制,核准发行由发审委委员投票决定。这当然比纯粹由证监会“审批”进步了一些,但发审委委员个人的权力却被放大。核准制实施三年,过会率70%。哪家申请发行的公司都不愿成为剩余的30%,于是便“财经公关”,公关费动辄数千万。一次发审委委员的名单,就有财经公关公司出价20万元。王小石受贿的70万元,苏州公积金电脑版下载2019-09-20,也正是由财经公关公司支付的。可见,官不在大小,所处部门权力的大小才重要。

  王小石事件后,证监会公开了发审委委员名单,委员构成也由证监会人员为主逐渐递减,到2018年新一届发审委63名委员,只不足一半来自证监系统。但,这期间发审官员鱼贯落马,处长李志玲、刘书帆,副主任李亮,乃至有“发审皇帝”之称的副主席姚刚。

  王小石算是我的学生。1986年,我在北京经济学院编辑院报时,做过他们班军训的带队教师。看到电视里王小石受审的画面,我想起王小石那伙青年才俊,想起在黄昏的秋日操场一起弹着吉他,唱“外面的世界很精彩,外面的世界很无奈……”  (待续)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
马会免费资料大全| 香港挂牌彩图| 六合开奖结果| 凤凰马经主论坛| 一码三中三| www.5281818.com| 1861护民图库彩图| www.196777.com| www.4448889.com| 香港马会开将结果直播| 白小姐神算天师网| www.60659c.com|